【助翼考博】2017教科院国奖先锋系列报道(一) 刘秉栋:博观约取 勤于实践

 刘秉栋,教师教育学院2015级博士研究生,师从楼世洲教授。读博期间,受国家留学基金委资助赴南非曼德拉都市大学接受为期半年的联合培养,出版译著2部,与导师合作或独立发表学术论文9篇,另有2篇论文待刊。其中《日本对非教育援助框架的“图景”分析——历届“东京非洲发展国际会议透视》发表于CSSCI来源期刊、国家教育部学位中心A类期刊《比较教育研究》; 《非洲全民教育千年发展计划艰难前行》刊发于权威报纸《光明日报》; 《俄罗斯教育专业学位项目设计分析》刊发于CSSCI来源期刊、全国中文核心期刊《外国教育研究》; 《非洲2030教育可持续发展目标》刊发于《中国社会科学报》。主持或参与课题5项,其中2项课题比合同预期提前一年完成结项。多次参加学术会议,如第十六届世界比较教育大会(WCCES 2016)、香港研究生圆桌论坛IPRRFSS 2016)、第六届清华大学教育研究院暨第五届亚洲高教研究会博士生论坛等。获得首届浙港教育学博士学术论坛“优秀论文”奖 、浙江师范大学2017年度“中兴成云非洲研究”奖学金等荣誉和奖项。

注重积累 发现自己

 提起学习经验,刘秉栋认为积累是学术研究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由于跨专业考博博一时因缺乏专业理论基础,很是痛苦,经常在图书馆翻阅专业书籍和经典名著,在阅读与思考中,逐渐找到了自己的研究方向。他给学弟学妹的建议是,多读书,多读前沿性的书,在读书过程中慢慢积累,不断认识自己,发现自己,才能找到适合自己的研究方法和方向。他曾经尝试从事量化研究,两个月却什么也没写出来后来发现自己对于外文资料的整理和理解都快于别人,于是走上了质性研究的道路,现在看来这是较为适合自己的研究方法。

广泛涉猎 勤于实

 刘秉栋认为做学不能囿于自身的圈子”,广泛涉猎,勤于实践。平时除了专业书籍的阅读之外,也会涉猎一些文学政治学、社会学、语言学、传播学和符号学等其他学科的书籍他认为广泛涉猎不仅能提高跨学科的学术迁移能力,更能培养新颖独特的学术视角。在生活上刘秉栋相信比尔盖茨的一句名言:“你现在所做的任何都会为将来奠基。”他读博前曾有机会参与编辑报纸的工作,在当时看来无用的事却培养了他现在具有的编辑视角,因此他的很多文章都能登上报刊。

追求学术 继续前行

 刘秉栋坦言,做学术是一件劳心劳力的事,但同时也是“痛并快乐着”的过程。对于想考博的学弟学妹们,寄言:考博就要做好吃苦的准备,读博不仅是套上梦想的光环,更是一场苦行,借用最近很热的微信文章的话:没有经历过痛苦的博士生涯是不完整不真切的。做科研难免爬沟过坎,唯有顶住压力和挺过磨难,才能领悟到“没有挂在低处的果子”。至于自己的将来规划他表示将继续立足已有基础,沿着现有研究方,不断拓展新的学术生长点,力争取得更好的成果和更大的进步

                                                                                                              文/尹伊







【关闭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