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小英副教授做客书院沙龙第一百一十六讲 讲述“从世界到文本:质性研究中的图像资料”

 121日上午9北京大学教育质性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林小英副教授做客书院沙龙第一百一十六讲,讲述“从世界到文本:质性研究中的图像资料”。院长眭依凡教授主持。


 中国社会科学一直亦步亦趋走在西方国家的后面,但是从历史的维度我们如何去研究一个人的过去一个组织的过去一个社会的过去而这个“过去”,显然不是实证研究的范畴质性研究一定是互动研究吗?质性研究当前的困境是什么?带着这些问题,林小英副教授以通过什么认识世界质性研究范式在当下面临的困境和转型在现实世界与理念世界之间阐释的问题等话题来展开此次报告

 我们通过什么来认识这个世界文字图像还是身体?研究就是将现实世界转换为理念世界的过程。林小英认为,文字并不是认识世界的唯一途径。我们应该破除把研究方法划分为定性的和定量的观念,我们应该清楚的是:在面对大千世界时,应该要放下种种分类的执着,要清楚我要去认识外部世界这两者之间匹配的方式有多少种?让两者联通起来,我可以用什么样的工具和载体?林副教授强调,读书识字是人类认识世界最快捷、最有效的方式,但是无论是读万卷书还是行万里路,最终目的都是认识世界。看不等于看见,听不同于听见,因而研究是外部世界留在人类大脑中的痕迹是什么?这之中很多的鸿沟是我们继续去理解的。林副教授指出,我们理解世界的时候,总是带着自己的文化观点,而这是没有错的,我们只有在基于自身认知结构和文化传统之上时,才有可能将其他事物纳入自己的认知结构,进而追问:自然科学的范式在解释人类文化时是真的适用的吗?

 研究主题的选择必然是解答自己的困惑同时更深层次的是对自身文化传统加以反思进而追问研究的意义是什么。我们做研究的意义最终要触及到的是我的存在方式是否合理,我们现存的生活方式是否合理,因而作质性研究不是就方法论方法,而是要探究方法背后的价值观,这个价值观不去清理的话,很多时候我们只是学到了皮毛。普通大众是如何来筛选自己捕捉到的关于世界的碎片从图像的角度来看我们的筛选标准是什么在做图像研究时第一个要涉及的就是我们是如何筛选和排列图像的;我们要通过各种方法来寻求最适合自己的方式。林小英强调:来自一个文明古国的研究者,我们必须要有这样的自信:作为有着悠久历史文明的国家的研究者,我们应该有自己独特的方法;没有独特的方法,我们至少该有独特的视角;没有独特的视角,那我们至少要有自己独特的意义追求。

 林小英指出从图像的角度来认识世界首先要解决的问题即是一种自我呈现。进而追问:语言和图片是什么关系呢?是相互证实还是证伪?这种相似性原理是我们习惯性的心理机制,做研究就是要把这种相似性的机制用文字的方式表达出来。能不能用图的方式来解释图?这其实是今天摆在我们面前的一个方法论的难题,这个难题到现在还没有解决。出路在哪?这个出路是非常悲观的,即是人类文明走向越来越单一化。无论我们学习何种研究方法,它如何能够滋养研究者,如何能够帮助研究者来更好地站在自己的研究领域来做出应有的贡献?林小英认为,研究在于让我们的盲点越来越小,最后回馈到教育与教学之中去,只讲方法是没有意义的,进而希望我们清醒认识到:做研究时先不要纠结于方法的优劣,而先要考虑的是:我是怎样的人?我面对的世界是什么?它有着纵向的历史的维度和横向的空间的维度。

 在讨论交流环节林副教授认真解答了师生的提问眭依凡教授对林副教授的精彩报告表示由衷感谢并从自信、质疑、敢于挑战、国际视野、知性”五个层面对林小英的报告作精彩总结。

                                                                                                    图/程媛媛 文/罗家枝



【关闭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