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天君教授做客书院沙龙第一百一十四讲 讲述教育社会学的“研究、困境与反思”

 1128日上午,南京师范大学教育社会学研究中心主任、博士生导师程天君教授应邀做客书院沙龙第一百一十四讲,做题为“教育社会学:研究、困境与反思”的学术报告,报告由王占军副教授主持。


 程天君教授此次报告主题围绕“何谓教育社会学”、“教育社会学的内在焦虑”、“教育社会学的外在困境”三部分展开。首先,就“何谓教育社会学”这一主题,程教授根据传统的教育社会学和新兴的教育社会学对“教育社会学”的不同界定,带领同学们推敲了教育社会学的本质属性。教授指出,传统的教育社会学的基本取向是运用社会学的基本理论来解决教育问题、实践问题,强调的是社会学知识在教育实践中的直接应用,强调确定行动的指南和规范指导;其研究过程基本上是一个价值判断过程,并指出教育社会学的致命缺陷就是把社会学等同于教育学。而新兴的教育社会学则强调事实判断,摒弃价值判断;这种教育社会学主张教育社会学只负有认识和分析教育现象的使命,没有阐述实践的义务,它区别于教育学的一个底线是本职工作。但教授同时也认为,在实践当中,只做认识和分析,而不做深入探讨和对策分析则是十分困难的。教育社会学是社会学应用于教育领域,而不是教育学与社会学的交叉的产物,对教育社会学的归属问题,目前学界对此尚无定论。

 随后,教授就“教育社会学的内在焦虑——价值中立”指出,价值中立在实践操作中遭遇的种种困境以及各学者试图实现价值中立的各种尝试,进一步揭示了价值中立在实践层面存在诸多困难。社会学的价值中立何以可能?教授指出,社会学的发生是对两次大革命的回应,它试图重建社会秩序。由此可见社会学自产生之时就不是价值中立的,而是试图对社会剧变提出应对之策。社会学肇始于现代性的危机,是对两次社会革命的回应,带有救赎的属性,因而很难成为价值中立之学。紧接着教授就日常生活中常见的诸多事物来向我们生动阐明:日常生活中的诸多事物,其本身就存在着一定的价值判断,不可能做到绝对的价值中立。教授认为,价值中立虽然不可能,但是在取向上我们要力图价值中立,尽量做到客观。

 最后,针对“教育社会学的外在困境”是什么的问题,教授着重从学科文化之困的角度,独辟蹊径地阐释了教育社会学来自保守论的教育哲学、启蒙论的心理学以及无作用论的教育学三个层面的挑战。针对学界对于教育社会学的误解和怀疑,程教授认为批判并不是一个贬义词,恰恰说明任何视角都是有缺陷的,各个学科的视角不同,其所见也会有所不同。教育社会学倾向于解释和阐明,在教育社会学理论与实践结合的层面,程教授强调学者们应该秉持谨慎的态度。

 在互动交流环节程教授认真细致地回答了在场师生的提问。王占军老师对程教授的精彩报告作了高度评价,并阐述了自己对于教育社会学些许的看法,同时也对同学们提出期望:社会学是一个有意思的学科,值得我们去细细品读和深入探讨。 

                                                                                                   图/程媛媛 文/罗家枝


【关闭页面】